子非鱼

全然駄目

午后

       秋日的午后,阳光从窗户里倾泻进来,微风带着金色的温度席卷着月桂的香气织成一面微妙而不可捉摸的薄纱,在轻松心中吹起一阵阵涟漪。本来安静看着求职杂志的轻松,悄悄看了一眼在桌子另一边的长男。
      
     松野小松睡着了。
    
    不知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露出了像小孩一样天真灿烂的笑颜。大概也就只是小钢珠赢了什么的梦吧。轻松默默腹诽到。金色的阳光洒落,被微风卷起的窗帘在小松的身上投下明明灭灭的影子。
    
     没了平时的贫嘴捣乱,安静下来的样子似乎也挺不错的。轻松这样想着。不过,那家伙从小学到现在好像都没怎么变过呢。一直都是个无赖,总爱给自己找麻烦,还一直都有着让别人觉得无比尴尬的能力!!不过嘴里口口声声说着厌倦六个一模一样的人,有时候却总能挡在弟弟们的前面而意外的可靠呢,毕竟是长男吗…啊嘞,我这是怎么了?一定是这阳光太暖了!!
      
       将杂志挪了又挪,轻松难以察觉的红起了脸。其实,他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意,要不然也不会在这大好的天气里这么多的兄弟中下意识的就望向混蛋长男。害怕却无法抑制,想要克制目光却总是会下意识的追随。
      
       毕竟,是兄弟哦,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哦。作为一个致力于在一群neet中努力维持自己唯一的常识人身份的自己自然是不能对自己的兄长起这样的心思的。
      
       只是,只是啊,从小就是两个人最合拍,自己也一直都跟在这家伙的身后,一起恶作剧,一起看别人被整到后的表情笑到不能自已。无比的默契与信赖,终于在某一天长出了变质了的果实。
    
       契机是什么来着?

       啊,好像是自己因为什么被老师训斥后垂头丧气出门,看见这家伙站在夕阳的余晖中笑着等自己放学的时候吧。阳光为他勾勒出金色的轮廓,而他的笑容也温暖的像从天而降的神抵。自己的心没来由的战栗了起来,不是害怕的那种,而是像春天枝叶抽出了一片嫩芽,烟花发出了第一声炸响,火车隆隆的驶过了心上的山岗。四周失去了声音,只有自己的像擂鼓一样的心跳声。

       发现这一点的自己猛然停住了脚步,然后在那人带着笑意的眼神注视中踉踉跄跄地转身跑开。身后呼唤的声音太过锋利,不断捶打着自己的耳膜,然后在心上留下细细密密的伤口。等到终于耗尽体力的时候,自己还是像梦游者一样,在夕阳温柔而怜悯的注视中缓步前行,然后不断地跌倒…

       当嘈杂的人群渐渐散去,依次亮起的路灯合着晚归的车灯汇成了一条金色的河流,流进了心里,却又从眼睛里涌出来,怎么都止不住。
      
        如果把这种不能被世人接受和原谅的感情表达出来的话,那么这世间大概就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归处了吧…这样想着的轻松将自己的恋心投向那颗遥远的即将坠落却还在拼命挣扎的星球。丢掉了的话,克制住了的话,明天一定会是新的一天吧。 一定不会再有这样的心情了吧…
      
       然而真是可笑,当自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后,看到已经熟睡的小松的脸,强烈的感情又像潮水一样,从身体的各个角落涌了上来。明明刚刚抑制住了不是吗?!! 他挣扎着不让这种窒息的感情抑住自己的鼻息,可它就像海水一般,一涨再涨,将他的理智一点点吞没。
  
      那么,就让我任性这一次吧,神啊,请原谅我吧。他喟叹到,然后偷偷的俯下身,亲了亲长男的眼睛。他慢慢的躺在了一旁,总觉得这一天已经耗尽了自己全部的气力。那夜,他睡的极不安稳,觉得自己在浓厚的云雾中穿梭,怎么都看不清摸不到周围的人的脸。倏尔又驾着一只小船,在那些零星的岛屿里飘荡,浮浮沉沉的拼凑着梦中的拼图。
   
      不知是梦还是现实,迷迷糊糊中恍惚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你这家伙眼睛太过坦诚了啊,我也喜欢你哟。

     啊,是吗,是这样吗?那就当做是今天最好的梦吧,轻松这样迷迷糊糊想着。然后把这个梦还有那些情绪锁起来吧。
      
      ……
     

      啊,今天的太阳也很好啊,轻松想。像现在这样在你身旁似乎也不错。你已经给我这许许多多人生第一次的体验,不论是苦涩还是温暖,我都好好的接受到了啊。也许有一天你我会分别走进各自的殿堂,然后开启各自新的篇章,那也没关系啊。到那时就从这个人渣的状态毕业吧。

       这份恋心的酸涩从心中涌起变成眼泪滴落,略微下垂的嘴角却开始上扬。

       轻松用自己的求职杂志挡住眼睛,然后悄悄的对着对面的那人说了句,谢谢你,人渣长男。
      
       今天的太阳也要没入地平线了呢。